与癌共舞

  • 患者服务: 与癌共舞小助手
  • 微信号: yagw_help7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与癌共舞 首页 微信精华 查看内容

少见突变+脑膜转: 近三年靶向鞘注治疗经历分享

2022-1-13 11:24| 发布者: 小曲| 查看: 375| 评论: 2|原作者: 小曲

摘要: 抗癌路上的真实故事分享,帮助你一起渡过难关
1.jpg

作者: 狮心小猫

编者按


初诊即多发脑转、少见突变、脑膜转移、脑膜转移进展......她的描述看似波澜不惊,但每个人都能想见背后的凶险。平稳渡过的每一个节点,都是冷静慎重判断后得到的最好结果。

作者希望分享自家的治疗经历,能鼓舞处在相似困境的患友家庭,带来一些参考或启发。同时,她也参与填写了与癌共舞论坛脑膜转移鞘内注射的调查问卷,助力脑转鞘注真实世界数据收集。

如果您或您的家人也做过脑膜转移鞘内注射或正在进行脑膜转移鞘内注射,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与爱共舞小助手,填写调查问卷。您的治疗经历可以帮助更多论坛患友!
2.jpg

所有完成调查问卷的患友,都将获得加入脑膜鞘注问卷群的资格,一对一咨询具有丰富脑膜转治疗经验的申医生。此外,论坛还有价值400元的营养好礼相赠。

2019年1月,我在瑞士出差,正准备结束7天的行程。早上醒来,窗外绿草如茵,远方雪山耸立。那一刻,我以为这是人生中幸福的一天,谁能够想到,这一天竟然是全家生活的转折点!躺在床上拿起手机,发现妈妈的短信,破天荒催问我是否可以提前回国。老妈一向不影响我的工作,能有什么事情让她提出这样的要求呢?我奇怪地直接打回去,妈妈在电话那头忍不住放声痛哭: “闺女,你爸爸得了癌症,医生说是晚期,已经转移到脑子,只能活3个月了!”

初次发现病情

老爸初次发现病情是因为剧烈的头痛。自从2018年九、十月份以来,他时常感到头痛。因为一直以来都有偏头痛的毛病,他没有在意,经常随口服用感冒胶囊(其中含有止痛成分)打发过去。因为头痛在初期完全可以控制,他就这样拖延了三个月。

直到因为头痛剧烈,无法忍受,他才在老妈陪伴下在山东老家去就诊。医生让他做了个脑核磁,又让他做了个胸部CT。老妈还奇怪:这头疼为啥要做胸部CT呢?片子出来,医生偷偷把老妈叫进办公室,说:“这是肺癌,已经脑转移了。我不建议你们再治疗了,也就能活3个月。”老妈听了像晴天霹雳,六神无主之下,自己偷偷哭了两天,这才出现了她给我发短信的那一幕。

我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这个诊断!回到北京我带着老爸去挂了海军总医院的神经外科专家号,老主任仔细看了看CT的片子,对我说:“你去伽马刀中心问问有没有床位吧!”就这样,我们稀里糊涂但又幸运地做了伽马刀。海总伽马刀中心的孙君昭主任技术很高,一次性处理了7个脑部病灶。所以后来我每次看到有的病友说,伽马刀不能处理超过5个病灶时,都会说,不一定,要看具体的病灶特点和医生的水平。

好心的海总神经外科饶医生还对我说:因为你家情况比较紧急了,我想你们应该做基因检测,下一步才能决定能否吃靶向药。如果你们愿意,我多给你们排一个手术,直接从脑子里取样。我们又是懵懵懂懂地答应了医生。医生直接从脑转移灶那里取了样本,一部分做病理,一部分送到基因检测公司。随后又安排做了一个PET-CT, 这下老爸的病才有了确诊和病理:

肺腺癌IV期伴颅内多发脑转移;右上肺尖结节、右侧锁骨上、纵膈及右肺门多发淋巴结转移;右侧第5/6肋骨、L5椎体及双侧髂骨骨转移。基因检测结果为EGFR 少见突变:18及20外显子突变(G719s+S768i)。

后来学习了相关知识,才觉得我家一开始的治疗经历算是很幸运的。首先我们赶在医生们春节休假前做了伽马刀,否则过了大年初六恢复上班,还不知道病情会如何进展!其次,在医生建议下我们火速做了手术,取了脑转移病变组织进行活检,因为海总神外比较强,手术痛苦很小而且很快速,活检及基因检测为后续选择靶向药争取了时间。最后,相关文献表明,在EGFR突变情况下,先做放疗再序贯采用靶向药,无进展生存期和总生存期都会获益。我们算是歪打正着。

一线治疗:开始服用靶向药

自2019年2月起,我连续挂了几位知名专家的号。后来因为了解到医科院肿瘤医院(以下简称东肿)王燕主任的团队对于少见突变特别有研究,就一心一意跟着王主任进行治疗,在王主任的建议下,选择服用阿法替尼40mG/日,遵医嘱每2月随访1次胸部增强CT及脑部增强平扫MRI。阿法替尼对18和20点突变非常有效,吃了一个月,肺部结节就明显缩小,后来肺部结节最大者缩小至0.9cm左右,头部伽马刀放射后恢复良好,体征平稳。

又因为有腰椎骨转移,我除了不让老爸抬重物,还特别注意别让他摔倒,在家里的浴室等地安排了防滑垫等。从2019年7月起注射唑来膦酸,一开始是每月一次。后来从论坛里学习到,在注射一年后即使降低频次,也不会影响治疗效果,反而会降低下颌骨坏死的风险。故此从2020年8月起改为每3月注射1次。
3.jpg
2019.9 靶向治疗的6个月后,我们全家在大理洱海环湖骑行

那算是幸福的一段时光。2019年刚发现老爸发病,全家取消了去大理过春节的行程。我在病床前对爸爸说,等你好了我再带您出门玩,绝不违约。早春四月,我和丈夫带老爸老妈去了风景如画的西湖。金秋十月,我又和弟弟带老爸老妈去了丽江和大理。爸爸玩得特别开心,经过洱海的时候,还和我们一起环湖骑自行车呢!现在想想,那时候体力真好!这都是因为靶向药治疗整体上对身体的负面影响很小,所以生活质量非常高。

惊魂不定:疑似脑膜转移

但是不久,我们又遇到了新的打击。

2020年1月,也就是发现病情1年后,我照例拿着脑部增强的MRI片子去海总伽马刀中心做脑部的复诊。孙主任看了片子,不像以前对我说“没事”,而是招手叫我过去,跟我说:这次可能不太好,有可能是脑膜转移了。说着,用鼠标指点给我看电脑屏幕里几处地方,说那里都是线状强化灶。我如同五雷轰顶,脑膜转移是最凶险的,怎么我们家才吃了1年的靶向药,就赶上这样的事情?!我们还以为自己能够平安过一阵子呢!

但是,用增强核磁的影像看脑膜转移,很多医院是不同意确诊的。因为影像看,不一定非常准确。虽然孙主任斩钉截铁地说自己看得很清楚,就是脑膜转移。但是,他只能用放射手段为我们进行治疗。而我不想给老爸做全脑放。

心里正在挣扎,突然又遇到了新冠疫情在武汉的爆发。全国的大小医院几乎都封闭了,我们可以说是求医无门!我带着病历回到了东肿,想找主治医生好好求问。祸不单行,我们的主治医生王燕主任去支援深圳了!那段时间的绝望无以言表。这时候,不幸中的万幸,我们找到了王主任团队里的徐海燕主任。徐海燕主任说,脑膜转移需要用脑脊液做细胞学检查,才是金标准。因为疫情,医院各种限制。一直折腾到3月,我们才从徐海燕主任那里做了腰椎穿刺取脑脊液的门诊手术。结论是:未见恶性肿瘤细胞。
4.jpg

按说,这样应该心安了吧?但是因为有之前伽马刀中心主任斩钉截铁地根据影像判断“一定有脑膜转移”,我的心理总是惴惴不安。再问老爸的体感,老爸说确实比之前有更频繁的眩晕和视线模糊。医生最后说,那你们实在担心,就把方案升级为每天吃阿法替尼40mG/日之外,再联合贝伐珠单抗吧!我们的方案是每千克体重用7.5mg贝伐珠单抗,每21日静脉注射1次。自从用了贝伐珠单抗,老爸说体感没啥大变化,好像更舒适一些了。

二线治疗:脑膜转移确诊,双倍奥希替尼+鞘注甲氨蝶呤

2020年8月,也就是注射贝伐珠单抗大概4个月后,老爸自述头晕头痛,脚步踉跄,颈后部连带头部有牵痛感。我赶紧再带他去找徐海燕主任做腰穿。腰穿后,这次测得脑脊液中有癌细胞了。基因检测仍为G719s+S768i+TP53,无T790m突变。虽然没有T790m突变,但是奥希替尼也是最合适的药物了。于是我赶紧买来奥希替尼给老爸吃。先吃1天1粒。

徐海燕主任说,老爸最好做鞘注。于是我们在9月15日通过腰椎穿刺的方式注射了甲氨蝶呤10毫克。鞘注后,老爸一会说更舒服了,一会又说没有更舒服,很难通过体感判断疗效。但是10毫克的数量很少,所以我们在9月25日又做了第2次鞘注,剂量同样还是10毫克。老爸觉得身体还可以。但是过了两三天,不知道是脑膜转移进展,还是甲氨蝶呤的副作用,老爸突然说脖颈后面硬得慌,而且怎么都不舒服,站着、坐着都难受得要命,只有躺着才稍微舒服点。我问了很多病友,大家也有说是病情进展导致的,也有说是鞘注副反应的。怎么办呢?恰逢十一假期,也没法问主任。我自己决定把老爸的奥希替尼改为每天2粒。

国庆假期后,我们继续进行鞘注。前四次大概遵循每周一次的频率:9月15日第一次,9月25日第二次,10月9日第三次,10月16日第四次。四次鞘注后,脑部增强核磁共振显示:脑部结节较前片明显缩小,双侧颞叶、右侧枕叶、小脑脑沟裂线样强化减少。随后我们又进行了四次维持治疗,每月一次。一直到2021年3月,做完第八次鞘注。这个甲氨蝶呤鞘注的疗程才算结束。
5.jpg

整个过程中,2020年12月、2021年2月、4月、6月脑部核磁均提示脑膜稳定,但是脑实质有一处肿瘤持续增大(2月22日 0.8*0.6cm, 4月14日增大至 0.8*1.0cm, 6月16日增大至1.5*1.5cm)。但是从2021年3月也就是最后一次甲氨蝶呤鞘注后,老爸的头痛日渐增长。五月份,我又带他和老妈去成都旅游,这次就大不如前!

老爸已经不太愿意走路了,体力也不太好了,下午要回酒店昏睡好久才能恢复精神。食欲不振从2020年底就开始有兆头了,每天都不想吃饭。到了2021年6月,已经发展到头痛剧烈,每天都需要吃2片泰勒宁。且单吃泰勒宁不管用,又加吃感冒胶囊(每片含对乙酰氨基酚250mg)。
在这段时间,我自己去论坛自学了一些雅颖止痛手册等资料,试图搞明白怎么给老爸止痛。但是发现好像怎么都不行。去医院咨询疼痛科医生,医生建议可吃奥施康定,辅以西乐葆,以尽量保护胃。但是老爸吃奥施康定的止痛效果还不如泰勒宁加感冒胶囊,于是他根本不听我的,继续用自己的老办法。我又去挂了放射科的号,想问医生可否用速锋刀、托姆刀给老爸做掉这个增大的脑实质肿瘤,给老爸止疼。

医生很确定地说,1.5cm的脑实质瘤、没有脑积水,根本不会引起这么剧烈的疼痛,他猜测还是脑膜进展。故此不同意给老爸施刀。我再去问徐海燕主任,她建议我们先增加贝伐珠单抗再试试。于是,我们又加上了贝伐。2次贝伐(即42天后),2021年7月28日,脑部核磁显示脑实质肿瘤无变化,水肿缩小。血相正常,CEA保持在2点几(老爸的CEA一直在1~3之间,非常非常低)。但是,老爸的头痛继续增长。

现在想想,肯定是脑膜从3月起就进展了。否则老爸的头痛也不可能愈演愈烈。但是脑部增强MRI确实显示没有病情的演变。可见,脑膜的影像学判断确实非常困难。另外,因为情况紧迫,我们同时尝试了甲氨蝶呤鞘注和双倍奥希替尼两种治疗手段。这个的好处是老爸当时的病情确实得到了控制,坏处是不明白单独一种手段到底有用没用。反正甲氨蝶呤的第8次疗程一结束,老爸的头痛就更加明显了。

我觉得可能还是有一定作用的。看到很多病友,不愿意尝试甲氨蝶呤。我倒是觉得如果当地能找到的医院,只能做甲氨蝶呤,倒也不必完全排斥。如果愿意,也可以尝试一下。
6.jpg

还有很多病友问,鞘注痛苦吗?贵吗?这些很多病友在网上已经都回答过了。鞘注就是在脊椎的椎间孔里,把针头插进去,把脑脊液抽出一部分,再把化疗药物打进去一部分。这样,化疗药物就在脑脊液这个闭合系统里直接进行循环了。整个过程不怎么痛,做完了躺4-6小时就可以离开医院。

只要医生手术水平没问题,对病人的伤害是很小的。费用也很便宜,每次鞘注的药费手术费都不到一千块。但是很多医院的医生因为床位紧和费用低的问题,不太乐意接这样的手术。这时候就要看病友和家属提前的安排和准备了。

三线治疗记录:脑膜转移又进展,鞘注培美转危为安

2021年7月30日,老爸突然开始持续呕吐,呕吐每天1-4次,呈喷射状。那几天我不愿意相信是脑膜进展。去看病,影像反应尚可。那么可能是吃止痛药太多,吃坏了胃?先吃胃药,根本没有用,照样吐。再输液胃复安,可勉强止住,但两天后,输液也无法停止呕吐了。8月7日开始输液甘露醇及地塞米松,以这种强效手段,勉强止住了呕吐。但是老爸已经1周没有怎么吃东西喝水了。吃什么、吐什么,整个人瘦了20斤。只能在勉强不吐的时候,喝两口全安素、瑞能等等营养液。还要小心别激发吐的感觉,只怕连靶向药都要吐空。

因为太难受,老爸拒绝在东肿继续治疗了(东肿排队太长)。我正琢磨把老爸安排到北京的其他医院,突然在微信里看到病友的发贴,说山东省肿瘤医院的神经外科朱玉方主任可以做培美鞘注。这可太好了,因为我们的老家就在山东。我火速联系上朱主任,挂了他的号。跟朱主任说好,还是先尝试甲氨蝶呤鞘注,如果不行,再换培美。这样可以尽量给我们留一些武器。
7.jpg

8月10日及17日,山东省肿瘤医院鞘注两次甲氨蝶呤,每次剂量为10毫克。注射当天感到轻松,但随后就恢复呕吐及昏昏欲睡,我们和朱主任一起判断甲氨蝶呤无效。

同时,我也没停下靶向药的尝试。自8月19日开始,我尝试让老爸联药奥希替尼1粒半+3759。吃法为早餐时3759胶囊200毫克;下午2点半奥希替尼1粒半;晚餐时3759胶囊200毫克。但用药期间,老爸自诉头痛及呕吐症状未因用药而好转,联药10天后因腹泻及呕吐原因,老爸说什么也不肯吃3759了,又换回奥希替尼2粒。

3759失败后,我就继续给老爸试新的靶向药联药方案。老爸的基因突变一直没有变化,还是18、20两个点突变(G719s+S768i)。我根据基因报告选择了达克替尼。从9月开始,老爸的用药方案改为1粒奥希替尼+30毫克达克替尼。服用以来,老爸感到体感平稳,副作用也耐受。
8.jpg
2020.5 老爸老妈在弟弟的婚礼上

8月24日,我们改开始鞘注培美。在剂量和频次上,我坚持采用小剂量高频次尝试的方法。朱主任说很多人可以打30mg、50mg,我觉得我们不用那么冒进,就先采用了20mg。鞘注后3天内保持良好体感,第4天体感开始变差、又开始呕吐,持续不进食。我判断培美还是有效的,还是要继续注射。但8月31日原计划第二次鞘注培美,查血相发现白细胞跌至0.89, 骨髓抑制已经到了极为危险的程度!

我问了很多医生,都百思不得其解,20毫克的培美按理说不是大剂量啊,怎会有这么明显的副作用呢?无论如何,我们还是要继续鞘注培美的。于是,我们拼命给老爸打升白针。万幸,打了3天后,老爸的白细胞暂时冲上来了。

我跟朱主任说好,把培美剂量改为15毫克。于是,我们每周一次鞘注培美,打了4次左右。老爸一次比一次舒服,到第3次、第4次的时候,头也不痛了,白细胞掉得也没那么厉害了,靠吃升白药就行。随后,我们又做了4次的维持治疗。时间上慢慢从10天一次,拉到14天一次,21天一次,1月一次。

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老爸第一次注射培美会有那么严重的骨髓抑制。但是我万分庆幸,自己选择了小剂量、多频次的治疗方法。这也是吉林潘振宇主任一直很坚持并推荐的方法。如果第一次我就随着一些网上的做法,给老爸打50mg培美,不知道老爸会出现什么情况!每个个体的药物耐受情况都不相同,所以,对没有尝试过的药物,一开始注射,选择小剂量还是比较保险的。

另外,我深刻地感觉到肿瘤病人在身体感觉好的时候要能吃!会吃!营养太重要了,我现在常跟老爸说:一万块钱也换不来你一斤肉。老爸得病后,虽然也知道要吃高营养、高蛋白的,但是知易行难。他的饮食习惯很难改变。多少次我给他通电话,问他吃什么,他都说:吃得可好了,吃了个包子!在他心目中,包子饺子,就是最好吃最有营养的食物。我叫他多吃鸡肉鱼肉牛羊肉、新鲜蔬菜和水果,他都以“不方便”、“不爱吃”,搪塞过去。所以我后来给他买了瑞能、全安素、速愈素等营养粉,逼他每天喝一杯。经过8月的呕吐风波,他也学乖了,每天自觉地捧着杯子喝营养粉,再也不用我劝了。

直到12月10日,我们完成了8次的培美鞘注。在影像学上,脑膜转的线性强化灶消失了。脑脊液检查一切恢复正常。在体感上,老爸不仅止住了呕吐,食欲恢复了,头痛也彻底停止了。现在已经3个月多没有服用止痛药了,体重也比频繁呕吐的8月时增加了十几斤。现在,老爸靠吃奥希替尼+达克替尼的联药方案在维持治疗,目前平稳。我期待这样的平稳能够多持续几天、几月、几年……!!!
心声
9.jpg
2020.8 老爸老妈和一周岁的外孙女

从2019年1月确诊肺癌晚期伴多发脑转移,到后来的脑膜转移,磕磕碰碰,全家走过了接近3年的时光。在这3年里,我还抓紧时间生了个宝宝,老弟也抓紧时间把婚结了。我们都感到自己很多事情,做得太晚了……但是也很庆幸,还是让老爸尝到了家庭的天伦之乐。希望老爸能够加油,让这个家庭能够更多地将快乐延续和绵延。

我在各大论坛、公众号、微信群里都学到很多知识,在和病友及家属的交流中受益匪浅。把迄今为止的治疗经验分享出来,希望能够对病友们有帮助,算是对无数帮助过我们的网友群友的一个回报,也算是为老爸积攒福气和功德吧。愿战癌路上,我们都能与爱携手同行。


已有 2 人参与

最新评论

全部评论(2)
引用 肺癌erbb2突变 2022-1-13 21:34
认真学习
引用 我们要好好的 2022-1-22 21:31
我家刚确诊了脑膜转,多谢给我的启发,大家一起加油,新年快乐
APP下载
帮助中心
网友中心
购买须知
支付方式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售后服务
定制流程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微信公号
返回顶部